您的位置:首页 >德育经纬 >详细内容

德育经纬

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在一例失眠案例中的应用

来源:本站 作者:校管 发布时间:2014-03-10 浏览次数: 【字体:

个案背景

小海,男,现年17岁,本校高一学生,身高约170CM,身体均称,相貌较好,表面上比较阳光。家住县城,父母均从商,家境较好,学习努力,成绩中等。第一次,小海是陪同小祥来心理辅导室的,小祥因为学业问题前来咨询的,在旁边听完后,即将结束之时,小海说:“老师其实我也有点事,我晚上睡不着”。由于咨询已近一个小时,笔者对他说:“是吗?有多长时间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久了,从小学四、五年级时开始的。”

“今天都快下课了,那后天晚自修时间,我等你,我们单独聊聊好吗?”小海同意了。

对此,笔者有自己的思考。首先小海是陪同前来的,也许在陪同的过程中,他对笔者产生了信任,所以提出自己的困惑,但对小祥来说,他的咨询已告一个段落。其次,失眠是一个因素复杂的问题,而小海的失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可能会有更复杂的原因,为了让小海能更深入的开放自己,单独咨询效果可能会更好。第三,对可能存在的复杂问题,辅导教师需要作一定的理论、技术准备。

事先评估

通过阅读相应的心理咨询书籍和辅导案例,笔者认为,对于一个有着长久失眠史的学生来说,失眠肯定给他带来很多的烦恼,而且他有过一定的努力去改变失眠现状,其中有些方法可能对失眠有效,有些方法对失眠没有任何实效。因此,从有效的地方入手,即有效的多做,无效的不做,肯定来访者自身的改变的能力。另外,小海希望改变的是失眠的现状,如果对其中所在影响因素都进行分析的话,那将会是一团乱麻,因此,关注如何改变失眠现状才是终极目标,不必在成因上过多的纠缠。这正是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理论的观点,于是将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理论作为辅导支撑。

放松术对于失眠这个问题应该说具有很强的技术指导意义,辅导教师应该事先作一个技术清理,使得咨询过程中,放松术的指导相对流畅,进而提高来访者的信心。

最后,小海可能存在某些认知上的障碍,改变自我认知对于小海来说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理论分析

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solution focused brief counseling,简称SFBC)基于以下理念:一是正向思考,由“例外”带来的问题解决;二是小改变带动大改变,个体的改变可以引起其他个体甚至整个系统的改变;三是来访者是自己的问题的专家,拥有解决自身问题所需的能力。

SFBC把焦点放在探讨问题不发生的状况,就像在一个“阴阳太极鱼形图”SFBC关注“白”的部分的扩展,一旦“白”的部分扩大,“黑”的部分就减少,整个系统的改变就会发生。

SFBC的基本精神强调以下几点:1、事出并非定有因。2、“问题症状”有时也具有正向功能。3、二人同心,其利断金。4、不当的解决方法常是问题所在。5、来访者是他自己问题的专家。6、从正向的意义出发。7、滚雪球效应。8、找到例外,解决就在其中。9、重新建构来访者的问题,创造改变。10、时间和空间的转变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辅导策略

第一,倾听为先,一个不可能无缘无故长时间的失眠,其中肯定有许多原因,引导小海将这些原因说出来,只有让这些意识中影响睡眠的东西宣泄出来,才能有所改变。

第二,因为失眠有四、五年了,在这其中小海一定有过几次成功解决的方法,寻找这些“例外”,并将这些“例外”上升为解决策略。

第三,进行放松术学习,引导小海学会自我放松。

第四,通过赞美技术,给予鼓励,引导“滚雪球效应”。

辅导过程

(一)

星期三晚自修时间,小海按时前来,在辅导室,小海向我倾诉了失眠的烦恼和主要原因。原来小海在小的时候,父母忙于经商的各种杂务,无暇照管小海,于是小海经常到隔壁录像店看录像,当时录像店经常放香港的“鬼片”,如《僵尸大时代》、《画皮之阴阳法王》等,当时人小也没什么觉得,还觉得自己很胆大,也很有本领。在小的时候,小海一直与父母睡同一张床,但到了四、五年级十一、二岁时,父母让他单独一个睡的时候,就常常害怕,眼前总是出现那些可怕的画面,有时就开着灯不敢睡去,直到疲惫不堪才迷糊睡着,有时就跑到父母床上去睡。到读初二、三时,大多数失眠时只能是自己解决了,很少到父母床上去睡了。另外,如果父母夜晚双双外出,小海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会想父母亲怎么还不回来,害怕父母亲出事,头脑中就会出现各种事故的画面,直到父母到家后才能睡着。

“你是真认为有鬼,还是没有鬼,你是怎么看待那些鬼片的?”

“那都是香港鬼片编的,哪来的鬼,可是一想到那些画面,我还是害怕。”如何去除心中这种害怕,那是非常困难的,小海在认知上知道世上没有鬼,但害怕的是那可怕画面在头脑中的影像。

“其实很多人看了鬼片后也都不敢睡觉,也很害怕而失眠,这是很正常的。那你现在睡眠状况如何?是不是每天都会害怕,引起失眠?”

“现在也不是每天失眠,只要白天没什么事,没看什么可怕的书或电视就不会害怕。”

“是嘛,那很好呀,也就是说只要白天不去看那些会引起想象的书和影视,就可以解决很大的问题,是吗?”

“是的”小海脸上呈现出兴奋的样子。看来小海的失眠问题中,一定有“例外”。

“那你平时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

“最喜欢打乒乓球。”

“那么看乒乓球比赛或自己去打乒乓球后,会不会想到那些可怕的画面?”

“不会,有时做梦都会打乒乓。”听到这里,我就引导小海课外可以看看漫画、各种青春杂志,观看电视里的乒乓球比赛,自己多参与乒乓球运动,还可以在房间的墙壁贴上自己喜欢的乒乓球运动员或比赛的海报或图画。

“小海,如果出现让你害怕的情况,睡不着的时候,你常会做些什么?”

“没办法,就开着灯,拿一本书来看,或者用mp3听音乐,听着听着就睡去了。”

“这不是很好的办法吗?那看书和听音乐哪个更让你容易睡去?”

“听音乐好一点,看书有时会越看越清醒的,反而睡不着。”

“在睡不着时,你还用过什么方法,有没有人说让你数数?”

“数数,那是没用的,睡不着的时候,越想睡去,却偏偏睡不去。”

不难发现,听音乐是小海最有效的方法,给予鼓励,对于看电视、读书、数数等方法,予以摒弃。通过了解,小海所听的大都是流行歌曲之类。于是,笔者建议小海从网络中那些很放松的轻音乐,或者很轻柔流行乐曲。同时,笔者引导小海知道睡不着的时候,就静静地躺着,心中不要总是想着“怎么还没睡着”,学会自我放松,结合小海所用音乐的放松方法,我引导小海进行腹式呼吸放松法、想象放松法的训练。对于放松术中的自我引导语、语音、语速、想象画面与小海专门探讨,在小海认可后进行整理,让他回去自我训练。

同时,对小海的睡眠环境进行探究,发现小海的父母在搬到新房后,还没有给小海的房间装窗帘,当那天小海睡不着的时候,他对窗外晒着衣物的阴影有时会有想象。

“那你晚上睡不着的事,你父母亲知道吗?”

“他们知道,我妈妈还说我这么大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你叫父母给你装上窗帘,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我住在顶楼,也没有人看见我,装不装无所谓。”

“窗帘起两个作用,一是保护隐私,二是美观和保全感。”我站起将辅导室的窗帘拉开,“对着窗外的黑夜,我们可能会有一些不好的想象,有些是远山、树影、或者如你说的晒衣服的影子,但如果没这样影子,我们就不会想象,你说是吗?”

“嗯,那我回去让我妈妈给我装上窗帘。”

至此,时间已过去近50分钟,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那就是当小海父母亲双双在晚上外出时,小海心中那份紧张之情,害怕之心,笔者认为这主要是在小海小的时候父母对小海的关注不够引起的,是对父母亲情的依恋缺失引发的,由于对父母的担心而将电视中的一些事故的画面想象移值到父母身上,血淋淋的画面更加重了小海内心的焦虑,考虑将这个问题放到下次辅导中去解决,在一次辅导中勉强去解决过多问题,是不明智的。于是,笔者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咨询技术与应用》中两个“怕鬼”的辅导案例给小海阅读,增强小海自我改变信心。

引导小海总结对付失眠几种有效方法,并约定一个星期后再来辅导室。

(二)

一个星期后,小海并没有依约前来,而是过了两个星期后,小海来找我。

“小海,近来睡的如何?还好吗?”

“还可以,只有一两次没睡好,比以前好多了。”

“能不能说说近来是怎么做的,具体些,可以吗?”

小海告诉我,这段时间心情也较好,没遇上什么不好的事,白天不看那些鬼怪小说,房间里也装上了窗帘,还贴了一些姚明的宣传画。再说经常打打乒乓球,也就没想到鬼片的事了。基本上每天晚上睡前都放点轻音乐,边听边睡,一般很快就能睡着。有一次是睡觉前看电视,电视里出现交通事故的画面,不知怎么当晚一下子睡不着。后来还是听着音乐,一边用腹式放松法和想象放松法,也很快就睡着了。

“那看来很不错呀,小海你变化真大呀?你看踏实地去做了,害怕呀,失眠呀,不都是可以改变的,你说是吗?”

“是的,谢谢你,钟老师。”

“这段时间,爸爸妈妈晚上没有一起出去过?”

“有,上次他们两人到十一点半才回来,我都一直到十二点多才睡去。”

“怎么这么迟才睡去呢?”

“我在等他们回来,我总是担心他们会出事,钟老师,我要等到他们回家后才能放下心来。”

于是我就引导小海述说小时候父母与他一起的美好时光,以及当时父母亲经商和家庭的状况。当时小海的白天得不到父母的关爱,晚上父母还在为生意的事而忙碌,使得小海很渴望与父母相依的之心得不到满足,加上所观看“鬼片”都是关于死亡的话题,于是将内心对父母依恋转化为对父母的担忧。这种担忧是由于小海没有将心中对父母的爱表达出来,反而自我压抑,从而激发起这种对父母未归时的焦虑。

SFBC常使用的一般化技术、改变最先出现的迹象询问、评量性询问、例外询问、等个案咨询技术。于是我采用一般化技术和评量性询问对小海进行引导。

“如果父母亲两人晚上外出一时没回家的话,很多人都会担心父母,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这种担心是对父母爱的一种表现,这很正常的。就如钟老师这么大的人,当我妈妈一时未回,也会为她担心的。”看到小海在点头,我接着说:“如果我的妈妈一时未回家,我会担心她这么大年纪,会不会出事,会打电话询问。但是,我要说的是但是我的头脑中,不会出现那些事恐怖的场景画面。”

“是嘛,可我总是先担心,再就会不知不觉地想到那些事故画面上。”

“这种担忧,你自己的承受感觉如何,假设在一个从010的量表上,如果0表示非常不担心,10表示非常担心,你对这种现状的评量是多少?”

“我想大该是89吧。”

“既然这么爱着父母,为父母担忧,你是怎么对父母表达的?”

“那有什么可说的,等他们回来了,也就不担心了。”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